生活,恋人。

《生命之殿》到手以后用来凹造型的时间比看书的时间还多……

苏东坡,米芾,聊斋,说文解字,,,以上通通都不是,我这是神仙画萌符的节奏啊~LOL~

我是不是越来越潇洒了?

(随手临的一蓬草,不,兰花。2017年3月)

无论是薛宝钗的打定了主意不开口,还是林黛玉的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无非还是因为“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红楼梦》是一面曹雪芹给我们的小镜子,通过镜子的折射,我们或许能够看看残酷的历史现实(而不瞎)。这是他的艺术才华,此外,一位作家对整部作品的基调控制,你可以看出他的态度。“悼红”、“惜春”是他的真性情与对女性极大的人文关怀。他的作品流传百年而且长盛不衰,一直被复制从未被超越,应该讲这些要素缺一不可。

大侠乔乔巴的练字纸。临《心经》。(照片五张)

我前些日子读过沈尹默的书法理论,他说,行书之所以成为中国人最喜欢的,因为行书有一种书写时的节奏和韵律。沈尹默本身也是一位诗人,感悟甚深。他的可以称之为权威说法,毋庸置疑。

洒脱自由~

看完了《三体lll》流水账一记

昨天看完了《三体lll》,超好看,我也想给作者发个电邮。

《三体lll》里面的知识太多了,我有些跳过去了,比如接近尾声有一大段天文知识对于我这个刚知道月球是如何自转的人来讲,太深了,我就跳过去了,还有……那我是不是跳的有点多了?

《三体II》的笔记是写完了,lll的,我先摘了一些要点放着,还没完全写完。想到一个大刘的著名的梗,会写的人是一个字一个字写的。

那像我这样不太会写的人是一个字一个字凑的。哈哈,凑一封电邮,没作者邮箱,笔记我先放着,不往公开页面发了。

总之,跨了两个元旦,坚持把整部《三体》看完了。我对科幻文学的接受程度大大增加了。

本来跟发小约好了一起看韩少功《修改过程》,我...

今年的楷书,我觉得比去年写得更顺溜了,但是笔划没有写更好,除了练得少,没有别的借口。

© LisaQ | Powered by LOFTER